熊猫体育足球俱乐部

谁说传统插花不赚钱?这家花店年宵卖爆了!

网站熊猫体育足球俱乐部    花店花艺    谁说传统插花不赚钱?这家花店年宵卖爆了!

  “哎呀这个春节太累了!简直是我搬过来五六年里最累的一年。”春节刚过,大连星海广场鑫秀丽花艺咖啡的创始人汉秀丽,就开始“诉苦”了!不过大家都知道,累是因为生意好。
  疫情之下并不被看好的大连年宵市场,鑫秀丽却在传统插花项目上,打造了一系列的爆款。

摆脱俗套,做出插花的附加值

  作为大连地标性的花店,鑫秀丽的高端和特色是出了名的,但是今年的年宵插花生意这么好,还是超出了预料。
  从腊月二十一起,汉秀丽就关停了咖啡的生意,专心插年宵作品。“每天都很忙,我基本上每天都是凌晨三点钟才回家,早晨八点钟再到店。”汉秀丽说。
  像一款属于中西结合的花艺作品标价1680元,年宵卖了大概20盆。店里收藏了多年的花瓶,拿出来配上龙柳和嘉兰,也能卖980元;像比较典型的传统插花作品,喜气洋洋又大方高雅,售价高达三五千元一盆!顾客买回家还会发微信图片,说摆在客厅特别漂亮!
  “今年这种中西结合的插花,真给我的店增添了不少色彩,让顾客都感觉耳目一新。”汉秀丽说。她选用讲究的花瓶花器插花,运用中国传统插花的手法,而且她没有完全用鲜花,而是把鲜花和植物搭配在一起。
  “我插出来的作品,自己都很满意,当客人来拿走的时候,我心里就特别美。有时候一个作品没插好,心里就很纠结,会拆了重插。哪怕到了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,脑子基本都僵了,但是一想到客人明天一早来拿,我第二天会早早到店把作品拆了重来一遍。”汉秀丽说。
  不仅是用创作作品的心态来插花,而且汉秀丽的这些插花,有几个方面特别讲究。
  首先,插花的瓶器绝不用大路货。
  “常规的花篮啊、花瓶啊,肯定是不能用,这是第一重要的步骤。”汉秀丽选用的瓶器,要么是广交会上出口的器皿,一个可能售价就在两三百元;要么是自己收藏多年的瓷器,基本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  “花器会产生重要的附加值,你看我收的这些花器,很多是广交会的尾单,它们单卖的话零售价都是五六百元,客人都可以查得到。”汉秀丽说,“我喜欢买一些瓶瓶罐罐,可能买的时候花了很多钱但平时用不到。放在店里一点点沉淀,等到有个节日或者活动拿出来,一下子就变成了亮点,这次我就用上了从台湾买的瓷器。”
  其次,让传统插花的自然美、线条美被客人读懂。
  “我学习传统插花,讲究的是自然美、线条美和意境美。当客人来挑花的时候,他不是光看到作品的前面,会发现作品的后面是有留白的。我会用松细细地铺成草坪,然后草坪顶上可能飘出一枝蝴蝶兰,前面可能会有一个嘉兰跟它呼应。客人看这个作品是完全能读懂的。”汉秀丽说。
  她的插花从前面看很饱满,而后面却有丰富的想象空间,有的草坪上有小野花、小菊花;有的剪掉一串蝴蝶兰的花,只留顶端的一个小“脑袋”探出来。
  就连传统插花中的小挂坠儿,汉秀丽都做得非常用心,虽然是一个点缀,但是要呈现出动势,像是有风吹过的感觉。因为她希望给顾客看到一个鲜活、生动的作品,而不是死板的商品。而且她会用彩藤球、五代同堂果这类传统的自然素材做装饰,而不是用西式的彩带。
  最后,兼顾西式环境的应用。
  汉秀丽知道,很多顾客的家里装修是西式的,虽然她的插花手法是传统的,但是她用的花器、花材却是西式的,也会用到中西结合的技法。有的作品拿回家后,因为前面有一块儿留白,顾客可以用来插蜡烛,也会特别美,这些都是她在设计中会想到的。

跟随名师,总有一天学有所用

  今年年宵插花爆火,跟汉秀丽多年求学,在传统插花和西式花艺上可以形成自己的风格有关。说到这儿,汉秀丽特别感谢她插花路上的恩师们。
  “我最幸运的是,在插花学习上没有走弯路。比如我遇到蔡仲娟老师,无论是中式插花还是西式插花,蔡老师都是我的启蒙老师,这个起点特别高。”汉秀丽说。
  一开始,汉秀丽只是抱着一种提升自己的心态去学。她觉得蔡老师的插花是艺术插花,可是当她真的学进去后,回到店里却发现她插花的眼光变了。
  为此,她会和老公闵根良切磋。“比如我会强调插花中的近大远小,而他会用花材的大小来排列,这是一种不自然的手法。于是我就给他报了名,一起去上蔡老师的课,回来他就真的改变了。”
  “学了传统插花,我们选择花材的眼光不一样了。像雪柳、红柳、小手球,这些线条类的花材都是店里的主打,用得特别好。另外,像流行的日本马醉木,我都会挑姿态很美,或者显得很沧桑的,这些都卖得很好。”汉秀丽说。
  蔡老师还鼓励汉秀丽开传统插花课。一开始她特别没信心,觉得自己水平不够,但是在蔡老师的鼓励下,这几年她的传统插花课越办越好,不仅在大连地区推广了传统插花文化,也让自己积累了很多优质客户。
  在传统插花领域,张超老师也给汉秀丽帮助很大。“我在朋友圈儿发作品的时候,张超老师经常会忍不住给我点评一下,一直都在关注和支持着我”。汉秀丽说,张超老师对花器的色彩很敏感,有时候需要的色彩没有,他会用自喷漆来改色,这一点也用到了汉秀丽的插花中,像红色、金色等,在节庆时节特别喜庆。
  还有北京佩华花艺学院的高炎发、台湾的朱永安、架构之父葛雷欧等,都在汉秀丽的西式花艺上给了她特别大的启发。“高老师的上新月花型、朱永安老师讲的比例关系,都用在了我的插花中。”汉秀丽说。
  每年汉秀丽和闵根良一起外出学习的费用高达十几万元,但是他俩的收获却是物超所值的。一是学到了插花的技术和理念,二是跟很多同行交流了花店经营的技巧,三是还得到了很多花材和器皿的供应信息。这些都让他们的花店经营越来越好。
  汉秀丽感到,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客人喜爱中国传统插花,因为自己坚持开课普及,很多客人会固定来店里看一年四季的插花样式、色彩变化和流行趋势,越来越有品位。“他们看到店里常年摆放的器皿、不断变化的插花,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们的审美,也可以说,他们越来越读懂了我在插作每一个作品时的用心。”
  传统插花的美,不仅是汉秀丽真正热爱的,也是很多中国人内心里热爱的东西。


汉秀丽(右)在向北京佩华花艺学院高炎发老师学习花艺

2021年7月8日 16:18
浏览量:0